<track id="n7p71"><ruby id="n7p71"><ol id="n7p71"></ol></ruby></track>

    <big id="n7p71"></big>
      <pre id="n7p71"><pre id="n7p71"></pre></pre><pre id="n7p71"></pre><pre id="n7p71"></pre>

        <noframes id="n7p71">
        <pre id="n7p71"><strike id="n7p71"></strike></pre>

        <pre id="n7p71"><ruby id="n7p71"></ruby></pre>
        <p id="n7p71"><ruby id="n7p71"></ruby></p><track id="n7p71"></track>
        Esquire

        時尚造就先生
        先生定義時尚

        徐冰: 創造才是最有樂趣的事
        2021-12-21 15:03 來源:時尚先生網

        他不喜歡很明確地告訴觀眾他想說什么,每個作品都有很多層面,你能看到哪個層面就去體會哪個層面,四處都藏著很多的暗喻。

        當代藝術的真正精神只有一種,那便是洞悉了社會文化的嘈雜、瞬息萬變,并用藝術家的敏感觸覺表現它,提示人們生存的真相。在這樣的藝術家群體中,徐冰是最不能忽視的一個。

        我們可以從他2017年的作品《蜻蜓之眼》說起。這部“電影”作品進入了第七十屆洛迦諾電影節的主競賽單元,講述了一個貌似古典的愛情故事,但整部電影沒有一個演員,沒有攝影師,全部畫面都由世界各地的監控錄像剪輯而成。

        徐冰的團隊歷時一年,從一萬小時的視頻素材中,創造出了這部戲仿之作。監控視頻自帶的無可辯駁的真實屬性,讓這部充滿種種離奇怪誕場面的電影,透露出令人驚慌的氣息。制作團隊在長時間的剪輯之后,甚至出門時都變得小心翼翼,因為世界太離奇、太無從把握。

        這個創意來自哪里?徐冰說,并不是瞬間的反應,他記得當時在看法制電視節目,很多監控的畫面給他印象很深。“大片也好、劇情電影也好,甚至紀錄片,都有很強的制造成分,而我們其實很難看到人最無意識的、最自然松懈的樣子。”他說,“現在監控多到你都沒有精力去顧及到它在那兒,只能正常地生活,只能無視它的存在。這里面就有一種特殊的力量。”

        但最開始,他們發現根本沒有足夠的材料來支撐,直到2014年底,網絡上有大量的監控畫面出現,他們重新啟動了項目。

        在那個時候,很多監控都是黑白的,而且是無聲的、質量很差。但三年后當他們快完成時,監控中的彩色越來越多,聲音越來越好。比如最后一個鏡頭,完全是自動跟蹤拍攝的,跟聲音配起來,特別有效果。有人以為是徐冰自己拍的,但其實是監控攝像帶有捕捉性和伸縮性,甚至會自動變成紅外線拍攝,而這是剛出的技術。再比如行車記錄儀,或者警察佩戴的記錄儀——“這些算不算是監控畫面?科技的發展讓邊界越來越模糊。我們自始至終都處在無從判斷的狀況中,一點點在分析。”

        但這個作品似乎又不止是監控。徐冰說,他不喜歡很明確地告訴觀眾他想說什么,每個作品都有很多層面,你能看到哪個層面就去體會哪個層面,四處都藏著很多的暗喻。這似乎是一種東方的智慧,一種聲東擊西的方法。比如這個電影,他不想直接談監控,看起來反倒很像一個劇情電影,講古典愛情的,但是被當代社會的怪誕給撕扯得非常劇烈。他說,這個電影完成后,制作團隊最后出門都挺小心的,覺得世界實在太怪誕了,無從控制和把握,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發生。

        “你希望別人看到什么呢?”徐冰說,“我希望別人出了電影院會覺得,原來這個世界是這樣的。”

        徐冰認為,今天這個時代等于是一個后監控時代,因為監控過去都掌握在政府手里,但是現在,絕大部分監控都已經到了民間,在人民的手里。以前看到“監控”兩個字,是監視和控制。但是在后監控時代,其實不只是監視和控制的作用,人民在利用它為自己服務,利用它與世界發生關系。

        “這個世界很復雜,它不斷變異,不斷出現新現象,所以我們現有的判斷機制或者說舊的價值觀,其實都無從判斷這些東西。”徐冰說, “這個電影很大程度是在探討或者提示,或者在觸碰,人類今天思維的被動和局限性。”

        從早年的《天書》、《文化動物》,到晚近的《何處惹塵!、《鳳凰》,徐冰一次次打破了人們對于當代文化的思維慣性,成為最受矚目也最具創造力的當代藝術家。按照他對自己藝術理念的表述,他尋找的是一種與新型社會文明相適應的全新藝術形式,而這是“真正的前衛精神”。

        上世紀80年代初,徐冰從中央美院版畫系畢業后留校任教,那時中國美術界新潮興起,他獨自坐在狹小的房間里,雕刻一方方誰也不認識的活字,處于一種“自我封閉的崇高感”之中。他花了三年時間,一共刻了4000多個無人能懂的漢字,并用這些字印出了《析世鑒》這件作品(又稱“天書”)。這件作品是在大張的連續宣紙上印滿了他所造的新字,并以垂掛的方式鋪滿展場的天花板和四面墻壁,面積約有300平方米,在地板上則擺放120套、一套有四冊的中國傳統線裝書,書中也全部用宋版印刷的風格,印滿了這些無人能懂的漢字!段鍪黎b》的第一次展出是1989年在北京的中國美術館。

        徐冰曾提到,這些假字“似乎讓知識人不舒服”,迫使人們對現有知識體系產生懷疑,很多人在展覽期間強迫癥似的想要找出哪怕一兩個真的字。

        《天書》最終完成后,眾聲喧嘩,但徐冰卻為崇高感的稀釋而感到失落。90年代初,他前往美國紐約,希望進入西方當代美術界從事工作。按照他的說法,那時的非西方藝術家“非常崇洋媚外”,而他自己也想要抹掉身上的中國傳統文化和社會主義色彩,成為純粹的當代藝術家。

        這可能是中國80年代的文化氛圍有關。徐冰說,1985年后,他們非常希望搞和西方同步的當代藝術,最后大門打開,接觸多了以后,他們才發現其實當代藝術很有局限,是很不成熟的。

        在美國,徐冰逐漸意識到,別人如果對你有所關注,一定是你有什么東西能夠帶到西方藝術界,是他們缺失的,或者說多少超出他們思維范疇的。每年有那么多藝術家去紐約發展,每個人身上都帶著特殊的文化基因,就看能不能帶來紐約需要的。

        徐冰開始反省,他發現中國的傳統文明其實非常有價值,它豐富、細膩、內在無限,但是很多藝術家不會用它。因為過去的一兩百年,我們都在學習西方,沒有使用我們文化中優質東西的經驗。

        從徐冰位于威廉斯堡的工作室朝西望去,曾經能夠看到紐約的地標建筑世貿雙塔。2001年9月11日,徐冰在街頭望見一架飛機飛來,結結實實撞在世貿高塔上,大樓在烈火中轟然坍塌。事后,整個曼哈頓下城被灰白色的粉塵所覆蓋,徐冰收集了一包這樣的粉塵,并在三年后用這些塵埃構思了一件作品:在英國威爾士國家博物館,他將一撮撮塵埃吹到展廳中,經過二十四小時的落定,地面上的灰塵中間顯示出六祖慧能的禪語:本來無一物,何處惹塵埃。這件作品在“9·11”事件發生數年后引起了極大反響。徐冰認為,《何處惹塵!诽接懙牟⒎“9·11”事件本身,而是精神空間與物質空間的關系:到底什么是更永恒、更強大的?

        當以徐冰為代表的中國藝術家群體意識到傳統文明中蘊含的價值,他們開始不理會西方當代框架的藝術實踐。他們開始意識到自己文明的原料中,其實有太了不起的東西,才回過頭挖掘、反省。而這些思考,和世界格局的變化是同步的,不光是藝術本身,全球知識界都在重新反省資本主義、反省西方。

        徐冰說,如今中國藝術家對西方的神秘感和崇拜已改變了很多,但是西方對中國的判斷的局限性,還有待改變,他們還是帶有比較強的意識形態色彩,總是被擋在這塊,總覺得你們的任務是先揭露和批判舊的制度,然后才能談得上藝術,好像實驗性不是你們的任務,是他這個先進文明的任務。

        而在當下,隨著中國的崛起,中國當代藝術也走到了關鍵的節點。經常有人問徐冰,中國當代藝術的可能性和希望在哪兒?他說,未來不是在藝術系統本身,而是在整體的文明進展過程中。

        “就像為什么美國藝術這么重要,安迪·沃霍爾的藝術為什么重要?其實是由于安迪·沃霍爾幸運,他首先發現了美國文明最核心的東西,而美國文明對推動人類文明起了作用,全世界都崇拜麥當勞,所以安迪·沃霍爾他重要。”

        誰的作品能夠投射中國“怪異”又繁榮的當代現實,并顯露其文明的核心精神,誰就能成為時代的代表物,就像安迪·沃霍爾用他天才的創造力標志了美國狂飆突進的消費主義時代一樣。“藝術的價值就是由這兒出來的。”徐冰說。

        不過,這個時代吸引眼球的東西太多了。當藝術家剛剛建立一點兒他的符號的時候,如果他又自己給打破了,別人更找不著他了。徐冰說,世界上很多大師說實在的,一輩子就畫了一張畫,一輩子就做了一個雕塑,因為時代要求這樣。有時候他想,藝術家為了填充這些當代美術館,得畫多少重復的東西?

        但是創造,創造本身是有樂趣的。他認為最值得活著的事情,一是去感受生活當中的情感,另外一個就是創造,去做別人沒有做過的事情,去說別人沒說過的話,而且只要你真的創造了什么,它就會給你等價的回饋。

        “社會上的其他事情似乎都不是這樣,”徐冰說,“只有創造,它是最愉快的事情。”

        今日推薦

        點擊置頂 小卖部小少妇给我喂奶
        <track id="n7p71"><ruby id="n7p71"><ol id="n7p71"></ol></ruby></track>

          <big id="n7p71"></big>
            <pre id="n7p71"><pre id="n7p71"></pre></pre><pre id="n7p71"></pre><pre id="n7p71"></pre>

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n7p71">
              <pre id="n7p71"><strike id="n7p71"></strike></pre>

              <pre id="n7p71"><ruby id="n7p71"></ruby></pre>
              <p id="n7p71"><ruby id="n7p71"></ruby></p><track id="n7p71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